您现在的位置:首页 >> 农业机械厂家

斯维奇抢夺中国风电永磁发电机面临稀土涨价考验

2022-04-12 来源:陕西农业机械网

斯维奇抢夺中国风电 永磁发电机面临稀土涨价考验

5年前,当专注于生产电机的芬兰渃泰克公司(Rotatek Finland)和芬兰风电变流器生产商沃特克公司(Verteco)与美国能源公司尤提力提(Youtility)一起,决定合并组成新公司斯维奇(The Switch)时,多数人还不太清楚,这意味着什么。

彼时,这家新成立的公司对外宣布,将专注于生产兆瓦级永磁发电机与全功率变流器,而这两项技术在当时看起来,还略显“新潮”。此外,斯维奇的老家芬兰在风电应用领域的表现,似乎也不及她的邻居丹麦和挪威那么出色。

但随后,人们看到了这家公司疾速成长的势头。5年间,斯维奇发电机及变流器的安装量达到了5500兆瓦,成为相关领域中与全球十大风机生产商合作最多的一家。

“这当然不是运气,我们继承了3家公司长达25年的专业知识。”斯维奇总裁兼首席执行官Jukka-PekkaM?kinen(J-P)说。

仅以J-P个人的经历而言,他曾先后供职于ABB和VACON,在这两家公司从事了19年与变流器相关的工作。

如果说强大的技术背景让斯维奇有了在市场上角力的资格,那过去几年中国风电市场的高速发展对它而言,则是最有力的“东风”。这家在全球只有280名员工的公司,去年的收入是1.34亿欧元,净收益1180万欧元。其中,来自中国市场的业绩贡献占到60%-70%。

不过,因为今年中国市场的增速放缓,斯维奇的脚步难免也要放慢一些。“我们在中国工厂的利用率确实没那么高了。”J-P说,“但中国的整机商过去在采购部件时更关注功率大小,现在他们相信优质部件能带来更高的发电量,而这个正是我们所擅长的。”

稀土涨价影响有限?

在最近举办的2011北京国际风能大会上,斯维奇发布了其新一代全功率变流器。站在自家的展台上,J-P热情洋溢的介绍着,“这款变流器的体积更小、更坚固,且能满足世界上最严格的并网规范。同时,它非常适合用于海上安装。”

在J-P卖力演说的感召下,许多人被吸引过来。但他被询问最多的问题仍然是:成本如何?

“永磁发电机和全功率变流器确实能够产生更多的电量,而且在并网与故障穿越能力上也更具有优势。”风电领域专业咨询公司MAKEConsulting中国区首席代表孙佩宏表示。基于此,MAKE预计,“2012年,采用永磁直驱技术的风机将占到全球风机总量的19%。”而在2009年,这个数字还仅为6%。”

这对于斯维奇来说,当然是个好消息。只是,新客户还没有大量地涌入这个市场,今年疯涨的稀土价格,让人们对于永磁发电机的成本心存疑虑。

“稀土价格上涨确实有一些影响。”J-P坦言。不过,虽然斯维奇也售卖其他技术的发电机,但J-P仍然认为永磁发电机是最佳技术路线,因为要看长远的发电效率。“比如你用励磁的电机,除了效率要低一点,每年业主还要多支付1万-1.4万美元的电费。”

据了解,永磁发电机中磁钢的主要原料就是稀土,而今年以来稀土价格在7-8月时曾一度翻至10倍,“目前虽然有所回落,仍然比年初的基准价格水平高10%。”一位业内人士表示。

但孙佩宏却不认为这将对永磁电机的市场有太大的影响,“前提是我们要考虑稀土价格占到永磁发电机的成本是多少,以及永磁电机在直驱风机中的成本比例。”

“电机大概会占到直驱风机成本的35%-40%。”三一电气电机公司总经理马贤好表示。而前述业内人士则告诉本报记者,“稀土价格占电机成本的比例约为30%-40%。”

不过,这个价格上涨可能并没有影响到J-P的信心。“在中国市场上,大家都知道金风科技是我们非常重要的

客户,但是我们实际上有很广泛的客户群。”

去年,斯维奇开始与东方电气合作,为其1.5兆瓦的直驱风机提供永磁发电机和全功率变流器,“他们去年签下的出口到印度166台风机的项目,将使用我们的产品。”J-P说。

最新的消息则是来自于中船重工(重庆)海装风电设备有限公司,其生产的5兆瓦海上风机,也将使用斯维奇的永磁发电机和全功率变流器。

“模式化”工厂再扩中国市场

尽管,中国风电市场增速放缓已经是不争的实施,但是很多人仍然相信前途一片大好。

足以佐证的,是日前由国家发改委能源研究所发布的《中国风电发展路线图2050》称:到2020年、2030年和2050年,中国风电装机容量将分别达到2亿、4亿和10亿千瓦,成为中国的五大电源之一。

“中国依旧是最重要的市场,我们有计划在中国的西北和西南做更多的投资。”J-P表示。

据了解,目前斯维奇在中国已经建有3个工厂,分别位于六安、杭州和德阳。“这可能还不够”,J-P解释,“现在整机厂商选厂址都青睐靠近风场的地方,对于部件商来说也是一样。”

让J-P有信心在中国继续投资的一个原因,是斯维奇颇为崇尚的“模式化工厂”。“我们建工厂都是和一些企业合作,斯维奇自己并不做基建等投资,我们负责质量和生产的控制,并针对不同的客户需求,生产不同的产品。”J-P说。

实际上,斯维奇所有的产品都是在其位于芬兰的工厂设计和生产样机。在这个过程中斯维奇会形成一套标准化的采购、生产模式。

“"模式化工厂"至少有两个好处,一个是斯维奇自己的固定成本投资不至于过大;而且不管在哪里生产,产品都能保证质量的要求。“J-P解释。

以斯维奇在德阳的工厂为例,这个产能为2000-3000台发电机的工厂,基建投资都由东方电气投资,斯维奇在芬兰设计出样机后,再把相关的技术复制到中国来。“生产工序都是相同的,每个工装点、产品元器件的质量控制都是一样的要求,所以最后的产品和我们在芬兰生产的产品没有区别。”J-P表示。

与超导“结姻”未果

今年3月,美国超导公司(AMSC.NSDQ)提出将以1.9亿欧元的交易金额收购斯维奇。当时,双方公司称,预计交易结束时间为今年8月31日。为了延长两家公司之前的初步协议,超导还曾在6月29日支付给了斯维奇1420万欧元。

在北京风能大会期间,超导还和斯维奇搭起了联合展台。但最后,两家公司还是宣布终止早前签署的收购协议。

“超导和斯维奇都同意终止我们的收购协议,但我们将继续寻找两家公司之间的系统效应,期望我们能继续在动力传动方面合作,来增加风机的可靠性和降低风电的成本。”超导董事长兼首席执行官DanielP.McGahn说。

据了解,双方终止收购协议的原因是,当前不利市场环境达不到收购完成所需的融资条件。而根据收购协议的相关补充条款,斯维奇的股东将保留美国超导于2011年6月29日支付的1420万欧元的预付款,这笔款项为单方终止协议费用。

对此,J-P则表示,斯维奇是一家独立的零部件供应商,拥有市场所需的首选技术,目标始终是做可再生能源领域可信赖的合作伙伴。因此斯维奇业务发展的基础未变,收购的结果也不会影响斯维奇的市场地位。

医院系统

智慧医疗

医院信息管理系统